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堕落的女友】【作者:sun1095】
【堕落的女友】【作者:sun1095】
字数:903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别走好么,阿芸!你知道我离不开你。」

  看到男友——应该说是「前男友」这般低声下气,被称作阿芸的艳丽女子叹了口气,原本已经踏出了门口的脚步又收了回来。

  「静雄,你知道的,你满足不了我。这样子在一起,对两个人都是煎熬。你值得找个更好的、更适合你的女孩儿。」

  「我不要别人,我只要你!」

  「哎……」阿芸放下了手中的行李箱的拉杆,帮静雄擦去了脸上的泪水,「你一个男人,哭成这样像个什么事?弄得像是被欺负了的小朋友似的。」
  「如果这样就能让你回心转意的话,我当自己是个小孩子又何妨。我只怕你是铁石心肠……」

  又叹了口气,她将面前这个近乎放弃了一切尊严的男人拥入了怀里。

  「只要我肯留下,你什么都愿意做么?」

  静雄愣了一下,紧接着,边上发疯似的点头,「嗯嗯嗯嗯!」阿芸妩媚地一笑,在他的脸颊上轻吻了一口。

  「帮我把行李箱搬回去吧。」

  静雄咧开嘴一笑,正要去提行李,却发现,阿芸依然在往门口走去。

  「阿芸,你不是……」

  「我周末回来。」

  阿芸挥挥手,「别太想我了,还有,真的有事的话,去Xx路五号,报我的名字,我会出来的。如果……有空的话。」

  砰咚。

  门关上了。屋里只剩下了静雄一个人,呆呆地望着被关上的门。

  ——

  门口传来了有人用钥匙开门的响动。窝在沙发上,像个废人一样的静雄立刻便跳了起来,只是还不等他把拖鞋穿上,门边已经打开了。

  「嗨!」

  门口传来的是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声音——那是阿芸的声音。

  好不容易将被自己踹到沙发底下的拖鞋找出来穿上,抬起头时,他却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女人有些陌生。

  灿烂的金色长发,浓浓的烟熏妆容,还有那身一看便是准备出发去夜店嗨上一整夜的亮片短衫和超短裙。这勾起了他不好的回忆。

  「好了,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这样打扮,等我一会儿,我去换身衣服、再卸个妆。」

  「别。」

  静雄拉住了阿芸,「这样的你……也是阿芸,不是么。我要学着接受。」
  轻轻一吻,在静雄的脸上留下了一个艳红的唇印。

  「看来你真的打算接受这一切。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该感动还是该无奈,但是……谢谢你,这么爱我。」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好了好了,不这么煽情了。弄的我又有点想要了。对了,想知道这个礼拜发生了什么么?」

  静雄皱起了眉头。

  「你说吧。」

  他知道自己恐怕会听到些让自己难受的内容,但是他却又无法抑制自己想要了解她的一切的欲望。

  「我在那边……嗯,你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我找了个主人。别露出那种表情,我不喜欢他,真的。不管你信不信,我的感情只给过你一个人。我只想找个人改造我的身体……我抵挡不住自己的那种欲望。」

  沉默了一会儿,静雄说:「要不,我们结婚吧。」

  「啊?」

  「我不在乎婚礼什么的,也不需要你可以一直陪在我身边……但是至少,给我些什么,让我可以更安心地接受这一切。」

  阿芸摇摇头,「至少现在不行。」

  「为什么?」

  静雄捏紧了拳头。阿芸看得出,他真的很挣扎和痛苦。换位思考一下,他又怎么可能不这样呢?自己的女人没有办法被自己满足,选择了成为某个SM会所的女奴。而低声下气地忍受了这一切之后,却发现他其实什么保证也没有,只能活在每一天都可能失去阿芸的恐惧之中。

  阿芸突然为他觉得很心酸,心里的愧疚也更深了一层。但越是这样,她便越是不敢答应他的请求。只是抬起头,她看着他那混合着悲伤、痛苦、迷茫和愤慨的眼神,她怎么能再一次说出那个「不」字?

  「呼——」阿芸深呼吸了两轮,「你知道么,我在那边签下了最下贱的性奴协议。我接下来会被改造成一个没有自由,没有人格的下贱性奴,变成一只母狗,变成一个只知道要男人肉棒的性玩具。如果那时候,你还爱我的话,我就答应你,好么。」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作践自己呢?」

  「欲望这种东西,我哪里说得清呢?」

  「……我不明白,但是我想也不需要明白了。我会等你的,但是,能别让我等太久么?」

  「傻瓜。」

  阿芸吻上了静雄的唇。干燥到有些发裂的嘴唇让阿芸心里的内疚感更深了一层,但是在男友知情的情况下,任由自己的身体被人改造这件事,都让她充满了背德的快感。她不是没想过回到过去那种平淡的生活,只是那仿佛定时炸弹一般的欲望,迟早有一天会炸裂开来,不如现在就让它完整地释放,或许是个更好的解决方法。

  自己,究竟会沉沦到什么程度呢?

  她想了想,决定让自己以最快的速度沉沦下去,这样的话,或许很快自己就会玩腻、玩累,然后就可以回到这个傻的让人心疼的男人身边了。

  当然,这是下周的事儿。现在……她看着面前这个憔悴的男人,自己或许应该做两天他记忆中的那个阿芸。

  ——

  她站在门口,突然有点不敢进去。自己堕落的速度,连自己都难以相信。她觉得有些对不起门背后那个总是守望着自己的男人。

  然而门突然打开了。出现的是提着一个垃圾袋的静雄。

  他稍微惊讶了一下,但总的来说,显得很平静,「这礼拜回来的挺早,我还以为你和上次一样要到晚上才会回来呢。先进去吧,别在门口傻站着,我去把垃圾扔了就回来。」

  「你……脸色好差。」

  回来的他关切的问道。

  阿芸把他拉到了沙发上,然后靠在他的怀里。

  「不问问我发生了什么么?」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不想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这句话好像有点绕……但是总之,你不说我不会问,你愿意说,我就听着。」

  「这个礼拜打了催奶针……现在还看不出来,大概下个礼拜开始就会出奶水了,奶子也会变大,肯定也没现在这么挺了……」

  「嗯……」

  「下面也打了东西……小阴唇打了类似于玻尿酸的东西,变得很肥厚了,下个礼拜应该还要穿阴环……可能还会定期注射春药和提高敏感度的药物……」
  「嗯……」

  「我的身体,会慢慢变成你无法想象的样子的。真的,放弃我吧。」

  「不许再说这种话。」

  静雄摇摇头,「说了多少次了,我还等着你玩累了,回来做我的新娘。」
  「那你要等好久。」

  「我知道。不过……新娘的事可以等,洞房我却等不了了。我们……来一发吧……」

  阿芸破涕为笑。

  ——

  老实说,静雄的肉棒还是不算小的,技巧也算不上糟糕。只是和阿芸见识过的那些疯狂玩法比起来,静雄会的东西实在是太单调了。

  我们的生活变得有一种奇妙的规律,周末回到家里,吃完晚饭,消化消化之后,两个人就会跑到床上,我躺在他的怀里,给他讲我身上发生的改造,然后两个人便会开始做爱——虽然一开始他总要用尽浑身解数才能把我送上高潮,但是最近变得容易一些了,我身上的道具和打的那些奇奇怪怪的药物,让我变得愈加敏感。即使是他那比我平时用的按摩棒细得多的肉棒,也能把我送上高潮。
  而我们的聊天内容……从第三者的角度来看,恐怕真的是很奇怪。

  「嗯,这次打了阴环……因为小阴唇很厚所以直接一边打了四个……接口是用液压钳压死的……这次回来路上内裤都没有穿,因为这些环包在里面太难受了,不过因为用的是偏重的环,所以不穿内裤的话小阴唇会直接被扯开来,走路都有点往里面灌风……」

  「最近催奶针打的够多了,明显开始涨奶了……挺难受的,不过涨奶的时候会变得软软的,而且会大半个罩杯的样子,主人很喜欢玩呢……特别是塞住我的乳头再特别用力地捏我的奶子,那就很难受了……乳环是今天早上才穿的,这次没有用特别大的环,才十几毫米的内径而已,而且也不是焊死的,因为主人说要慢慢给我换更大的……」

  「静雄你想不想喝人家的奶,现在人家憋一整天的话可以挤出慢慢一大杯来哦!而且就算挤空了奶,现在也有G罩杯了,现在我可以说是个爆乳妹了呢!就是形状差了点……如果不要的话,下周就没机会了哦!因为乳孔已经被扩张到两毫米了,下周主人就会给我装上一种遥控乳孔塞,里面有可以遥控的倒勾把它卡在里面,我自己是取不下来的……」

  「尿道也被开发了……那种珠串式的尿道塞好难受,不过膀胱和尿道都涨涨的时候被人肏真的好爽……前后双插还趁着我高潮的时候把尿道塞拔出来让我飚尿的主人也是很会玩耶,弄得像是潮吹了一样,喷了好远。

  不过没有办法表演给你看啦,你看到我阴蒂上面那个新打的纵穿阴蒂钉了嘛?尿道塞尾端就连在那个上面,不过因为中间就用了一个小环连接着,所以那个超长的尿道塞根本不可能抽出来啦……只能等下周主人帮我取下阴蒂钉上面的微型电子锁才能尿尿,你这两天可不许太激烈地肏我哦,不然我会更想尿尿……」
  阿芸和静雄似乎都习惯了这样的日子。一个礼拜积攒下来的思念,足以让静雄不去思考阿芸和她的主人欢愉的场面,而是沉浸在阿芸带给他的快乐当中。
  只是这样的快乐,也慢慢变得少了起来……

  ——

  「喂,静雄么?这个礼拜大概没办法回去咯,我要出国一趟,嗯……还没定是去韩国还是日本。大概要一两个月吧,回去之后我会马上回家陪你的,安心啦。有空也会和你视讯的,别太想我。」

  三周后……

  「你是……阿芸?」

  「诶?难得有空和你视讯,你第一句话就说这个啊?」

  「没有,我只是……你这是怎么了?」

  「我在日本做了整容……主人超恶劣啊,他非要给我整成这种网红脸,一看就是整容整出来的对不对?弄得我像是那种廉价的网红主播一样……」

  「……没关系,我就想知道你什么时候能回来,我……想你了。」

  「唔,我也想你啊,所以这不是给你视讯了嘛~不过还有些别的事情要做,所以可能还要些时日才能回去……」

  「是要做什么?」

  「你不是说我的事情,我不说你不问的嘛?」

  「……我,就是太久没见到你了,总想多听听你的声音。当然也不是一定要知道,我……」

  「好啦好啦,看把你吓的。我又没生气,你急个什么劲儿嘛。不过,我很开心哦,静雄有一直想着我,也很在乎我的感受。只不过,很快我又要做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啦……已经约好了明天就要去纹身……本来是说去韩国的,因为我自己要求了做那种日式的纹身,所以最后就来了日本……主人找了个很有名的老师傅……」

  「日式传统纹身……算不上好看吧?」

  「嗯……但是会特别有那种性奴的感觉不是么……我本来也嫌纹身很痛,但是看了网上的那种图片,就真的忍不住……」

  「纹多大的图案?」

  「嗯……说不清楚……到时候回来给你看,好么?你早点休息吧。」

  「我还想再听听你的声音。」

  「我会找机会再和你联系的,放心。现在要去忙啦!主人说要我明天纹身的时候下面灌满精液……」

  ——

  静雄有些意外,自从去接受改造之后,他看到的总是穿着清凉暴露的阿芸,但是今天回到家里的她,却浑身裹的严严实实的,除了画着夜店妆的网红脸之外,一丁点皮肤都没有露在外面。

  「果然还是看着有些怪怪的……」

  静雄露出了些许不自然的表情,不过看着我露出了不愉的表情,他马上又摆着手说道:「不是,我不是嫌弃你的意思……不过这张脸整的确实挺……挺风尘的。」

  「你不嫌弃就行。」

  她的表情由阴转晴,「我一开始也不习惯,但是现在觉得挺好的,路上那些男人看着我的眼神,直勾勾的,像是想把我吃了似的。」

  「那可不行!」静雄突然霸道地抱住了阿芸,「至少现在……你是我的!」
  阿芸没想到他会这样,他以前从未这样过。不过她并不讨厌突然多了点霸道味道的他,「我也不知道我现在的身体……会不会让你觉得恶心。」

  「你穿这么多,是为了把纹身遮住么?」

  「……嗯。你不会喜欢的。」

  「我不会喜欢……但是我会接受。」

  「那好吧,看完你不许凶我哦!」

  「嘶——」脱下了外面套着的风衣,阿芸里面的身体竟是一丝不挂。

  而里面露出的布满花纹的胴体,让静雄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本以为阿芸只会随便纹些图案,最多不过是纹一副布满背部的全胛图罢了,谁知道她竟然选择的极端的全身纹身。

  以青黑色的水纹为底,背后的仕女浮世绘、乳房上绽放的彼岸花、双臂上面游走的双蛇、腿上的金鱼与桃花,让静雄想起自己以前在网上看过的,日本的黑道女所做的纹身。

  只是这一次,他还看到了以前没看过的下体部分:后庭上以屁眼为中心,纹着一朵栩栩如生的菊花,而阴户的上面,青色的波浪水纹中浮现出一个红色的「犬」字,代表了妻子作为母狗的身份。

  「看着……很下贱对吧?本来还想剃光头发,在后脑上纹一个『奴』字的,但是我舍不得这头漂亮的金发。」

  「我会习惯的。」

  静雄总是让阿芸感觉他真是太过溺爱自己了,溺爱到愿意接受她的一切。
  「嗯……不过我偷偷让师傅给我加了点东西哦,主人都不知道的!」

  她从包包里拿出一个小东西,按开开关,原来是个小小的紫外线灯。她将紫色的光线对着自己的下体,在那个「犬」字之上,又浮现出几个之前看不见的字样。

  【静雄の】

  「嘻嘻,这样的话,连起来就是『静雄の犬』哦!实际上,我只会是你的母狗!」

  「……被你的主人发现了,不会受罚么。」

  静雄愣了半天,突然冒出来这么句话。阿芸感到又好气又好笑,偏偏又有些暖心的感觉。

  【这个傻男人啊……】

  「他不会发现的,而且就算发现又如何呢?我不在乎受罚的……」

  她拉着静雄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胸上。

  「我只想知道,我现在这样的身体,你……该不会看了之后觉得硬不起来吧?」
  「噗——咳咳咳咳咳……」

  静雄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嘻嘻,看样子还是不会这样的……那么,我们做爱吧?」

  ——

  生活似乎回到了曾经的节奏。

  稍微有些不同的是,纹身过后的阿芸似乎性欲变得更强了,用她自己的话说,她现在看到自己的身体就会有种忍不住想要的欲望,于是曾经的靠在怀里讲故事,如今变成了一边做爱一边讲。

  静雄往往能将她送上一两次高潮——但是也仅仅是一两次而已,而后便会是阿芸自己用着各种各样的器具,一边玩弄自己的身体,一边讲着自己这一周的经历。

  即使是性癖相对保守的静雄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画面实在是太刺激了,如果不是有心无力,他恐怕能和这个妖精就这样盘肠大战个两天两夜。

  「又换了新的乳环呢……这次是半公分粗细的了,要不是上次在乳头上做了用了增大的乳胶注入,可能这么大的环都能把我的乳头弄没了……四公分直径的大环,这次直接用液压钳固定了,已经取不下来了呢……不过很好看啊,你看上面螺旋状地嵌了很多闪闪的钻石……乳孔塞也换三毫米的了……下个礼拜还要去横穿一对乳钉用来戴乳链……不过要弄可以让乳孔塞穿过的乳钉的话,估计又要弄特别粗的那种……」

  「打了药又割了包皮,我的阴蒂现在变得超敏感呢……我现在连紧身一些的热裤都不敢穿了,阴蒂蹭一蹭就整个人都受不了,主人要是扯我的阴蒂钉就更不提了……很快还要去在阴蒂根部弄一个环把它箍住,会让阴蒂变得肿起来……这样就会更大更敏感了……不过平时也会很痛……我有点不太想要,但是拗不过主人呢……」

  「尿道被扩张得越来越大了……上个礼拜还只能进去半公分的塞子,这个礼拜已经开始换八毫米的珠棒了……应该已经失禁了,只是每次都涨得很满才会拔出来,所以会觉得尿一下子飚出来是很正常的事情……主人还把我的尿液收集起来,让我自己喝下去……第一次真的觉得超级恶心,后来就好多了,只是尿的太多了,喝起来会喝的肚子特别撑……也有在练习直接帮主人接尿,但是现在还做的不太好啦,经常会漏出去什么的……等以后练习得比较好了,静雄你就不用去厕所小便了哦,直接用我就好啦……嘻嘻,说不定以后还要在脸上纹上『便壶』之类的字。

  不过那样大概静雄你就真的要嫌弃我了,还是再说吧。」

  「这个礼拜主要玩我的屁眼哦,主人说每次看到我屁眼外面纹的菊花就会超兴奋……他还在我的屁眼里面放了这个很奇怪的东西,是个中间有洞的圆柱体,大概就四五公分长的样子,直径也差不多,中间那个洞大概只能塞进去一根手指。
  他说这个东西是专门用来扩张后庭的道具,塞进去之后在肠液的作用下外面的一层会溶解之后粘合在直肠里,无法取下。

  然后在一到两个月的时间里,这个东西会在不断变大、变薄,最后会完全消失只剩下一层可以被剥下来的胶膜,这就代表里面的成分以及要么挥发掉,要么被我的直肠吸收了,这个时候我的后门会被扩张到能插进去十公分直径的东西……而且还会很敏感……至少比正常人的阴道更敏感……肠液的分泌量也会变得更多……像是天然的润滑剂一样……」

  ——

  这样过去一两个月之后,静雄又得知,因为她的主人认识某个中东的贵族,那个贵族也有蓄养女奴的爱好,所以准备带她去玩一段时间,见见世面。

  就这样,又是一个多月过去,他才重新见到阿芸。

  果不其然,她的身上又多了许多奇怪的东西。他已经早就料想到了。

  「中东那边很喜欢华丽的东西,所以那边的女奴都带着一身很华丽的配饰呢,比我之前的好看很多,所以就忍不住……」

  「新打了鼻环……一个鼻中隔环,还有个鼻翼环……鼻翼环是三公分直径的超大环,外面有流苏和钻石的装饰,还带了条连接到耳廓上的链子……链子是纯金的,上面也有流苏……」

  「上唇打了一个从人中的位置传下去的唇钉……下唇上也穿了三个唇环……中间一个的下面还留了个小小的圆环可以放一些吊坠坠在下面……主人说以后可以把我的上唇钉和鼻环锁在一起……两侧的下唇钉连接在我的乳钉上,这样就可以把我的嘴强行扯开了……像个口交娃娃一样。如果真的那样肯定会变得很丑吧……不过想想又觉得好兴奋……」

  「然后下周走了的话,大概又要很久才能回来哦……在和中东人聊天的时候,主人得知在美国最近有个很火的人体改造工作室,所以可能会再跑一趟……」
  ——

  「嗨,静雄,没想到会给你打电话吧?这会儿已经到美国了,不过那个工作室好像要排队的样子,所以现在只能等一段时日了,可能会在这边也进行一些简单的调教呢……」

  我现在后庭如果不用塞子堵住,就会变成一个合不拢的大洞哦,不过其实里面不会有想象中那么松啦,只是看起来很恐怖……小穴也差不多到了可以拳交的地步,尿道也已经能够让手指插进去了呢……不过主人说扩张就到此为止了,再继续下去我的性器就会变成太丑陋的样子了,目前的情况算是刚刚好呢……」
  不过相应地会换成别的方式的调教哦!最近在尝试用更长的东西插进去……屁股后面现在还插着20公分的超长假阳具呢!前面也是能碰到子宫的长度……最后的目标是在后面放进去半米长的棒子,和前面插进去能一路插到子宫最里面的假阳具!到时候走路肯定会变得很刺激……」

  「嗯……那你在那边……会做什么改造?我网上查了些资料……好像那个地方挺吓人的……」

  「我也不知道哦,要等到了那边才会知道……主人说要瞒着我一段时间呢……到时候会再告诉你的……」

  ——

  「喂……」不同于平时打电话来的时候那种被欲望浇灌到甜得发腻的声音,电话那头的阿芸说话带着一点哭腔,这让静雄一下子紧张起来。

  「阿芸,你怎么了?」

  「我……过会儿就要上手术台了……想听听你的声音。」

  「你怎么听上去好像哭了啊?你别吓我。出什么事了么,我早把签证什么的都准备好了,你需要的话我马上就飞过去……」

  「没事……我就是觉得,自己真的配不上你对我那么好。我刚才同意了主人对我的最后一轮改造……」

  「他……他要对你做什么?」

  「……」电话那头的阿芸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斟酌到底该不该告诉静雄。
  「我……以后都会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性玩具了。你愿意照顾我,满足我么……」

  「当然,当然愿意,但是你总要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我不知道怎么开口,我写了一封邮件,设置好了定时发送,大概过半个小时就会发到你的邮箱了。我已经和主人说好了,这次结束之后,我就会和他再无瓜葛了……我终于可以回到你身边了……虽然我也不知道到时候能陪在你身边的还是不是那个你喜欢的阿芸……但是,别抛弃我……我很快就是个除了你之外一无所有的性玩偶了……」

  ——

  【致静雄,原谅我选择这样的方式和你交流……只是我真的觉得很难说出口,在你付出了那么多,忍受了那么多之后,我却只能给你一个千疮百孔的自己。
  在你看到这封邮件的时候,我应该已经躺上手术台了吧?今天之后,我会变成一个目不能视、口不能言的玩具。我的眼睛会植入紫色的永久式美瞳,美瞳的款式是我自己选的,戴上之后应该会很好看,不过这种美瞳中间并不是透明的,我以后都很难看的清东西了,据说会变得只有二、三十厘米的视野,除此之外看什么都会像是1000度的近视患者一样,基本和瞎子无异了——不过也别太担心,至少做爱的时候我还可以看见你的脸。

  以后想要给你口交可能也会变得比较麻烦,这次嘴上要做非常复杂的处理,首先就像上次说的,我的嘴部会被永久性地张开,不过方式和之前说的不太一样。上唇钉和鼻中隔的环会焊接在一起,下唇中间的环底下坠了一个很重的铃铛垂在胸口,两侧的下唇环用非常短的链子连接在新穿的锁骨钉上……然后还会做丰唇和嘴唇染色,用的是那种很亮的红色,看上去就更淫荡了……

  然后还装上了长期使用的口塞,虽然外面看上去只是普通的口球,但是其实里面是几乎能伸到胃里面的超长橡胶棒……经过这段时间的调教我已经很习惯了有东西插进自己食道的感觉了,甚至里面没东西的时候还会空荡荡的……这个棒子是用很特别的方式固定的,露在外面的口球其实外面的半球是要在之后安装的,内侧的半球有一个凹槽,我将舌头用力地往外伸之后就会刚好将舌头的前面一截插进这个凹槽,然后就会通过将一个舌钉依次穿过凹槽底部的洞口,再穿过我舌头上打好的洞来进行固定,这样我的舌头就会被卡在这个凹槽里面,一方面我的舌头只能保持往外伸的状态,一方面这个棒子也会被完全固定住,很难取下来了……最后再盖上外面那个半球,就看不出来这个小机关了。

  双脚后面的筋会做手术切除,这样以后就不能走路了,只能像母狗一样在地上爬呢……本来还想过直接把双脚切除的,不过我知道你很喜欢玩弄我的美脚,所以就拒绝了哦……

  不过这次之后,我也算是满足了。终于可以回到你的身边了,但是这幅肉欲人偶一般的身体,你可以接受吧……

  始终爱你的芸】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